一家波士顿皮草公司正在将路死动物变成毛皮原料

一家波士顿皮草公司正在将路死动物变成毛皮原料

帕梅拉·帕奎因(Pamela Paquin)设计作品采用的原料不仅“十分别致”还会让你拍手叫好。

她用“意外毛皮”设计出了颈罩、护腿、帽子、钱包以及其他产品。她口中的“意外毛皮”是指意外死于路边的动物毛皮。

两年前,帕梅拉·帕奎因在波士顿成立了佩蒂·莫特皮草公司(Petite Mort Furs)。她认为,佩蒂·莫特开辟了皮草行业获取原料的“第三条道路”。皮草行业传统的原料来源于猎捕野生动物和大规模皮草农场。

“所有这些动物皮都会被扔掉,”帕奎因说,“如果我们能够将它们收集起来,我们就再也不用杀害动物来获取他们的毛皮了。”

美国皮草信息委员会(Fur Information Council of America)主席基斯·开普兰(Keith Kaplan)表示,他的交易团队认为所有的北美皮草都已经在道德方面和环境保护方面相当负责。

“北美皮草的生产已经受到了相应规章制度的严格管制,这些规章制度是在多年来(数百万美元的)科学研究的倡导下制定出来的,”他在一份邮件中表示,并没有对帕奎因的公司或者使用路死动物毛皮的想法置评,“事实上,皮草行业如今使用的所有毛皮都不来自于濒危动物,这些动物的种群数量很大或者至少比一个世纪以前要多得多。”

对于使用路死动物毛皮的做法,动物权利保护组织的感受也很复杂。

“我们只能说这完全是低级趣味,”防止虐待动物协会马萨诸塞州分会成员卡拉·霍姆奎斯特如是说道,但她拒绝具体展开。

人道对待动物协会(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for Animals,PETA)高级副主席丽莎·兰格(Lisa Lange)表示,“绝没有任何借口”能够让穿戴皮草成为一件合理的事,不过使用路死动物毛皮要“远好于”农场饲养毛皮。

其他的动物保护人士则担心帕奎因的做法只会让这个数十年来他们一直想要推翻的行业得以苟延残喘。

“一个认为穿戴真皮草是时尚且可接受的行业只会滋长出旺盛的消费需求,让市场对来自各种渠道的毛皮来者不拒,同时也会让皮草穿戴者在合理批评前显得更加心安理得,”结束动物苦难和利用市民组织(Citizens to End Animal Suffering and Exploitation,CEASE)波士顿地区分机构成员维吉尼亚·富勒说道。

帕奎因则认为,近年来皮草行业的污名正在消退。

皮草消费大国中国、俄罗斯和其他一些地区,连同人造皮草在衣服和配饰中的广泛使用让皮草行业得以复兴。

她表示,正是这样巨大的市场需求促使她进入到皮草行业中,尽管她没有一丝时尚和设计背景。此前,帕奎因曾在一些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组织中做过办公室文员。

美国皮草信息委员会数据显示,单就美国而言,2014年的皮草销售额就达到15亿美元,全球的销售额更是超过了350亿美元。

“很明显的是,倡议活动失败了,”帕奎因说,“我们必须找到另外的道路。使用那些将要被扔掉动物的毛皮是很明智的。”

去年夏天,旧金山地区的居民海蒂·福布斯·约斯特(Heidi Forbes Öste)买了一条佩蒂·莫特生产的狐狸皮颈套。她对动物保护组织的抵制行为十分不解。

“他们太短视了,”她说,“我们应该鼓励人们去购买可持续皮草。这些动物本来就已经死了。”

佩蒂·莫特的产品售价相当高昂,从800美元到2000美元不等,取决于产品及其所使用的毛皮。“佩蒂·莫特”(Petit Mort)在法语里意思为“小死物”,这个名字也准确地阐释了公司的创意来源。佩蒂·莫特的产品在网络上进行销售,此外,公司还在波士顿纽伯里购物街的手工商品市场承租了一个展示空间。

“这些产品所蕴含的的价值在于他们是手工的、本土的并且可以永久使用,”帕奎因解释道,“它不仅仅是服饰和高端时尚,它还传递出可持续的理念。”

每一件产品都有一张专属的身份名牌,解释这张动物皮是在何时何地被发现的。

帕奎因和动物管理部门的专家合作收集路死动物的尸体,而剥皮工作大多时候由她一个人完成。她认为这一过程几乎是神圣的,也并不太在意“路死动物”这样的说法。

“这种说法很倒人胃口,”帕奎因说,“它让我的作品显得很廉价。”

(翻译:韩宏)

来源:美联社

原标题:'Accidental fur': Boston company turns roadkill into fashion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30958000:2017-03-28 16:12:51